火爆聚集财经资讯,另起炉灶打理小花费

作者: 财经资讯  发布:2019-09-10

纽约9月27日 - 对葛罗斯(Bill Gross)而言,离开PIMCO放下规模2,220亿美元的总回报基金(Total Return Fund),转战骏利资产(Janus Capital)接管一支规模1,300万美元的基金,就像是辞去美国总统的职位,去俄亥俄州人口不到2万人的小城阿什特比拉当城市经理。

纽约9月26日 - 债市最富盛名的投资者葛罗斯周五从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辞职,加入相差甚远的骏利资产管理集团(Janus Capital Group Inc)JNS.N;如果不主动辞职,估计他亲手在40多年前与人共同创立的PIMCO也会在次日将他解雇。

纽约5月28日 - 投资界最知名的一些基金经理近期遇到双重打击:全球债券收益率上扬和欧元/美元强势。今年稍后主要央行料将采取的行动可能造成更急剧的市场波动,投资者对此做好了心理准备。

财经资讯 1

财经资讯 2

财经资讯 3

葛罗斯(Bill Gross)2014年6月19日在芝加哥出席活动。 REUTERS/Jim Young

资料图片: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投资长葛罗斯。REUTERS/Jason Reed

股价走势图前的欧元硬币。REUTERS/Dado Ruvic

葛罗斯周五突然宣布从PIMCO辞职,让整个投资界大为震惊,PIMCO这家资管规模为2万亿美元的公司是他在1971年亲手与他人共同创立的,在这里,葛罗斯管理着全球最大的债券基金--总回报基金,时间超过27年。

一位知情消息人士透露,今年70岁的葛罗斯与PIMCO执行委员会意见不合已有多时,并曾经多次威胁要辞职。而执行委员会原本已打算在周六接受他最近请辞投资长职务的决定。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的旗舰基金总回报基金(Total Return Fund)4月就已痛失全球最大债券基金的桂冠,由于近几个月做多德国公债,做空欧元/美元,该基金的表现在其所属的中期基金类别和指标中一直逊于同行。

周一上午,葛罗斯将加盟总部在丹佛的骏利JNS.N,下个月将接管骏利旗下5月才成立的无约束债券基金(Unconstrained Bond Fund)。骏利是一家曾以选中热门互联网股票闻名的资管公司。

葛罗斯意外辞职让美国债市十分震惊,消息人士称,PIMCO及其母公司德国保险公司安联其实已经计划好在次日请葛罗斯走人。

就连债券老兵Loomis Sayles的Dan Fuss和骏利资产管理集团的葛罗斯(Bill Gross)都在进行固定收益和外汇交易时遇到一些麻烦。

“对葛罗斯而言,这是个新任务,就是有点小,”汤森旗下基金分析公司理柏的资深分析师Jeff Tjornehoj说。

骏利在声明中称,葛罗斯将从周一起管理骏利全球无约束债券基金(Janus Global Unconstrained Bond Fund)。这支5月才成立的基金,资产规模只有1,300万美元。

“市场现在更为动荡,”今年81岁的Fuss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我们不会每天都做出反应或调整策略,今天、明天或下周都不会。我们专注于债市和汇市的时间要远远、远远长很多。”

用“小”来形容骏利这支基金或许夸张了点,但至少与PIMCO总回报基金这支巨擘相比是如此。骏利基金和总回报基金之间的对比,就好比阿什特比拉人口和美国3.14亿人口的对比。

知情人士称,作为PIMCO副投资长之一的Dan Ivascyn预计将接替葛罗斯。据福布斯数据,葛罗斯拥有23亿美元净财富。

顶级基金经理和投资策略师最近都曾发出警告,称美联储在让市场为升息周期到来做好准备,其他央行也在准备放松政策,这都将引发市场波动。可是,当债券收益率以2013年“QE缩减恐慌”出现以来的最快速度上涨时,这些基金经理中的许多人竟然都完全没来得及做出反应。

截至8月底,骏利无约束债券基金仅持有45支债券,有近七成的资产是配置在美国公债。其中,单是一支2016年6月到期的公债就占该基金总资产的43%。多数债券的存续期都不长,平均到期年限略超过三年,表明该基金整体呈防御状态。

“PIMCO和葛罗斯互为代名词,”S&P Capital IQ的共同基金研究主管Todd Rosenbluth说。“简直无法想像PIMCO会与葛罗斯分开,葛罗斯已离开全球最大的债券基金公司之一,投资者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充分认清这一事实。”

Fuss称,他的Loomis Sayles Bond Fund 基金表现落后其他多元化债券基金和指标,因为该基金有28%是非美元资产。

骏利这支基金目前的管理者是固定收益团队主管Gibson Smith和投资组合经理人Darrell Walters。

**动荡期**

“我们的基金中没有做空、杠杆或衍生品,”Fuss称。“汇率曝险影响了我们的表现,多数时间是正面的影响,但过去11个月是负面影响。”

相比之下,PIMCO总回报基金持有逾6,000种证券,从普通公债到复杂的信贷衍生品都有。41%的持仓是政府相关证券,其他资产投资于各种风险较大债券,包括抵押支持证券和公司债。

葛罗斯因为在固定收益投资领域的杰出才能,很久之前就被人冠以“债券之王”的美誉。但是近来他流年不利,本次离职更是新一重磨难。他于1971年与人共同创立了PIMCO,并帮助该公司逐渐成长为一家资产规模高达2万亿美元的标杆企业。

根据晨星数据,资产规模237亿美元的Loomis Sayles Bond Fund今年以来下跌0.20%,落后同类基金2.10个百分点,在多元化债券基金族群中,名列垫底的2%。

**近年表现落后**

今年早前,作为共同投资长之一的埃里安(Mohamed El-Erian)离开PIMCO,导致两位多年的同事公开拆伙。埃里安目前仍在安联工作。

不是所有知名债券经理今年都那么糟糕。

这两支基金的确有共同点:表现疲弱。

葛罗斯管理的旗舰PIMCO总体回报基金(PIMCO Total Return Fund)是全球最大的债券基金,管理资产规模超过2,200亿美元,过去16个月里,投资者从该基金中撤资近700亿美元,其业绩也逊于同类基金和债市大盘。

多元化债券基金中,Pimco首席投资官Dan Ivascyn所管理的26亿美元Pimco Diversified Income Fund ,表现好于97%的同类基金。该基金回报率为4.88%,比同类基金高出2.98个百分点。

葛罗斯生涯多数时候的操盘表现大大超越竞争对手以及整体债券市场,因而赢得“债券之王”的美称,但过去一年左右,他会挑债券的名气不如从前了。

一位晨星分析师认为,他的离开可能导致投资者从PIMCO撤走数千亿美元资金,并转投骏利。

根据晨星截至5月26日的数据,由Michael Hasenstab所管理683亿美元的富兰克林坦伯顿全球债券基金(Templeton Global Bond Fund) 今年以来回报率1.38%,同类型全球债券基金则下跌1.43%。Templeton基金在过去12个月的回报率为0.34%,超越74%的同类基金。

去年,PIMCO总回报债券基金遭遇将近20年来的首次年度亏损,资产缩水程度远远大于总体债市。债市本身已经因为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收回刺激举措的计划而受挫。

People’s United财富管理公司的固定收益策略师Karissa McDonough称,PIMCO早在两周前就在设法让投资者为有人接替葛罗斯做好心理准备。

图表:知名债券基金经理人今年以来绩效对照图(link.reuters.com/wub84w)

今年,该基金迄今为止的总投资回报为3.59%。但这仍落后于巴克莱美国整体债市指数(Barclays U.S. Aggregate Bond index).BCUSA上涨4.19%的表现。该基金也落后于73%的同类基金。

“他们试图说明他们已经不再那么依赖葛罗斯了,以此来打消我们的顾虑,”McDonough说。

**PIMCO总回报债券基金**

不过,那支骏利基金的表现更糟,今年春季成立以来一路下跌,过去三个月缩水0.76%,同期巴克莱指数为增长0.48%,骏利基金亦落后77%的同类基金。

葛罗斯离职前几天有报导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正在调查PIMCO旗下一支很受欢迎的上市交易基金是否存在人为夸大回报的问题。这支基金由葛罗斯管理,复制PIMCO总回报基金的投资策略。

过去几天随着欧元下滑,由史考特马瑟(Scott Mather)、马克基瑟(Mark Kiesel)和米罕尔沃瓦(Mihir Worah)共同管理的PIMCO总回报债券基金已见反弹,今年迄今回报率1.19%,击败72%的同类基金。但晨星(Morningstar)数据显示,截至5月26日,该档基金的一个月报酬率为负1.12%,三个月报酬率为负0.42%,落后82%的同类基金。

分析师表示,能否让这个基金成长,可以很好地检验葛罗斯的吸金能力。葛罗斯的PIMCO前同事暨骏利执行长Richard Weil周五表示,他期待葛罗斯能为骏利建立起新的全球宏观固定收益业务。直到今天,骏利让人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它在1990年代末的网络股热潮时一头扎进科技股。

安联发言人称,这项调查与葛罗斯辞职无关。

PIMCO对此不愿置评。该基金目前管理的资产规模有1,100亿美元。截至5月26日的一年报酬率为2.58%,落后53%同类基金。

“光靠名气,他就能拉到很多资金,”Tjornehoj说,他提到了葛罗斯的长期成绩和他在PIMCO时发表的广受关注的投资月刊。

安联股价在法兰克福股市一度大跌8%以上。

之前曾管理PIMCO总回报基金的葛罗斯,已跳槽到骏利,目前操作规模15亿美元的骏利全球无约束基金(Janus Global Unconstrained Fund)。据晨星的数据,该基金今年以来下跌0.40%,绩效逊于同类基金1.88个百分点,表现落后93%的非传统债券基金。

葛罗斯在骏利也不会遇到那些分散他和他老东家的精力的事情。

葛罗斯辞职的消息也推动美国公债收益率上涨,价格下跌。分析师称,交易员抛售美国公债是因为押注投资者将从PIMCO撤资。

“我对德债市场著名的‘放空千载难逢’策略正合时宜,但未必得到了妥善执行。”葛罗斯周三在他的6月份投资展望报告中称。

现年70岁的葛罗斯今年早前曾与PIMCO前共同投资长埃里安(Mohamed El-Erian)公开交恶,这促使更多投资者选择从总回报基金撤资。自去年5月以来,该基金已流失了700亿美元资金。

通胀保值债券这样的小众市场也受到冲击,TIPS与可比公债利差全线收窄,说明TIPS表现不佳。

“当我提出这个看法,认为德国公债是世界上最适合做空的标的时,我基本上还未采取太多行动,但认为这个想法棒极了,于是上电视时就这么说了。”葛罗斯周三在美国国家广播公司商业新闻台说。“市场似乎相信了我的话,赶在我之前采取了行动。”

周三,有报导称,美国证交会正在调查PIMCO是否夸大了总回报上市交易基金的回报,该基金规模为36亿美元。

据最新公开数据,PIMCO持有798亿美元TIPS;据汤森旗下IFR,38支流通TIPS中,PIMCO是其中25支的最大持有者。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有分析师认为,让一支刚成立不久的基金转亏为盈也许不是什么难事。举个例子来说,葛罗斯为PIMCO管理的那支ETF的表现,就比规模大得多的共同基金的表现强很多,前者过去12个月上涨了6.38%,后者涨幅为5.19%。

**骏利成为赢家**

为了有别于葛罗斯“债券天王”(Bond King),而时常被称为“债券之王”(King of Bonds)的DoubleLine Capital老板、债券专家Jeffrey Gundlach对表示,他觉得葛罗斯会在骏利有很好的表现,因为他“管的钱不多”。

葛罗斯的个人行动让骏利收获颇大。骏利所管理的资产规模不足1,800亿美元,小于PIMCO总回报基金规模,仅为PIMCO总资产规模的零头。

不过,如果葛罗斯跳槽骏利后发展不顺,分析师对他是否还能再找到东山再起的空间表示怀疑。

骏利股价周五在纽约证交所暴涨43%,收报15.89美元。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进行第三次跳槽,”理柏的Tjornehoj说。

“我期盼将我所有的注意力重新放到固定收益市场和投资上,不再处理那些管理一家大型复杂机构时要面对的复杂事情,”葛罗斯在声明中称。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葛罗斯说,他之所以选择骏利是因为他与这家公司执行长Richard Weil是老相识,Weil在2010年成为骏利执行长之前在PIMCO工作了15年。

葛罗斯还曾经考虑加入DoubleLine Capital。该投资公司的老板Jeffrey Gundlach说,他上周与葛罗斯就在DoubleLine工作的事情进行过面谈。

葛罗斯将常驻骏利在加州纽波特比奇的新办公室,PIMCO总部也在这个城市。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火爆聚集财经资讯,另起炉灶打理小花费

关键词:

上一篇:油价下落如落刀,我们就能够重回
下一篇:没有了